入夜,通往滬城的大路之上,一隊由數百人組成的鬼子軍隊正在不斷向前行進中。

為首的鬼子騎著一匹東洋馬,一臉得意。

此人正是鬼子第68聯隊第三大隊第2中隊隊長羽柴田少尉。

羽柴在島國是一個很有傳奇性的姓氏。

太合羽柴秀吉,也就是日後的豐臣秀吉,從一個草根出身,最後一統了整個島國,成為島國戰國時期最為傳奇的人物。

後來羽柴秀喜死後,羽柴家被德川家所滅,德川家康建立了島國曆史上最後一個幕府。

不過羽柴這個姓氏卻保留了下來。

羽柴田是羽柴秀吉的直係子孫,他一直以此為傲。

不過再高貴的血脈,到了他這一代,早已成了昨日黃花,羽柴田成為了一介平民。

不過羽柴田素來誌向高遠,一心想出人頭地,重振羽柴家的聲望。

於是他選擇了從軍,進入了陸軍士官學校,成為了一名低級軍官。

在剛剛過去的寶山之戰中,羽柴田的中隊第一個衝入了寶山城,為此,羽柴田得到了晉升,現在雖然還是一個少尉,但可以肯定的是,打完了這一仗,他應該會成為一個大隊長,那可是大尉,比他現在的官銜要高上許多。

所以,羽柴田誌得意滿,認為升官就在眼前。

所以,他主動請纓,帶領自己的中隊從寶山城出發,前往滬城所在方向進行偵察。

羽柴田騎著馬走在大路上,就在這時,遠處出現了一隊二、三十人的華夏軍潰兵。

這支潰兵拿著火把,看到羽柴田的軍隊之後,胡亂的放了幾槍,轉身就跑。

這幾槍卻把羽柴田激動了。

“八嘎!幾個小小的支那潰兵竟然主動向帝國皇帝開槍,給我追上去消滅他們!”

羽柴田大手一揮,身後的二百多鬼子立即追了下去。

“殺光他們!”

“支那人,不要逃!”

鬼子在後麵一邊大叫一邊追擊。

羽柴田眼中儘是興奮之色。

就在前方的一片叢林處,這支潰兵突然失去了蹤影。

羽柴田剛要追擊,身後的一個老兵道:“少尉,不能再前進了,萬一敵人有埋伏的話……”

羽柴田一搖頭。

“幾個支那潰兵有什麼埋伏?”

“還是小心為是,最起碼要進行炮擊進行火力偵察。”

“好吧。”

羽柴田一想,部下的話也有道理,於是下令部下將擲彈筒架了起來,對著樹林一陣狂轟濫炸。

鬼子的炮擊大約隻持續了三分鐘左右,黑壓壓的林子一片死寂,就像是一頭洪荒巨獸一般,靜靜躺在那裡冇有一絲動靜。

“殺給給!”

羽柴田大吼一聲,鬼子衝入了叢林之中。

叢林暗處,蕭鐵鋒望了一眼前方,鬼子再向前五十公尺是密集的雷區。

等鬼子進了雷區,就是消滅他們最好的機會!

“轟!”

隨著第一顆地雷的爆炸,二名日軍士兵殘破的身軀頓時飛上了天空,氣浪夾雜著彈片橫掃一切,引爆的地雷瞬間將日軍的密集隊形炸出了無數的缺口。

蕭鐵鋒藏於暗處,在不斷的計算鬼子的兵力,大約二百八十人左右,已經全部進入‘烈焰’的範圍。

是時候開始行動了。

隨著日軍潮水般的進入,蕭鐵鋒就要拉動引線。

小川是鬼子的一名傳令兵,這幾日寶山的血戰著實的把他這個新來的傢夥嚇了一跳,為了避開危險,他走在了隊伍的最後方。

“哎呀!”左顧右盼的小川忽然被絆倒在地?沾了一手血跡的黑島一邊暗罵晦氣,一邊檢視到底是什麼東西絆倒得自己!

下一刻,小川看到,身旁冒起了白煙。

“不好!”

小川大吼一聲……

蕭鐵鋒看了一眼前方衝上來的鬼子,隨後拉動了引線!

“轟!”

“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四周亮如白晝!三百個手雷所在的爆破點,天地一片火海,真正的飛火流星。

漫天火雨將叢林變成了火海,手雷的爆炸碎片將一個個鬼子擊倒在地。

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爆炸聲,飛噴的火焰,讓叢林中頓時成為了人間煉獄。

蕭鐵鋒卻是一臉得意。

小鬼子的痛苦就是他的快樂,能看到小鬼子這麼慘,蕭鐵鋒的心中充滿著快意。

一旁的一個士兵情不自禁嚥了口口水。

“這他媽也太慘了。”

蕭鐵鋒大聲訓斥道:“燒死幾個的小鬼子你們不敢看了?不人道了?再說這話,老子抽你!和小鬼子講什麼道義?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蕭鐵鋒用極為深沉的語氣道:“與小鬼子交戰不同以往的國內戰爭,這是國家民族之間的決戰!輸了就要亡國滅種,身為軍人,殺敵報國,我們責無旁貸,惟有與敵寇血戰到底,為國家和民族爭取生存的權力。”

在熊熊的火光映襯下,戰士們將目光投向了火場,幾百枚手雷同時爆炸,將二百多鬼子幾乎在同一時間擊倒在地。

蕭鐵鋒此刻也難以抑製內心無比的激動,能和鬼子一個精銳的中隊硬憾,並利用自己熟知的軍事技能和掌握的軍事技術,竟然給予了來犯的日軍殲滅性打擊,這就是他來到這個時空目的所在。

來到這個時空,就是為了打鬼子的!

打敗鬼子,一雪國家的恥辱!

對這些小鬼子絕不能容情,定要對狠狠打擊他們,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