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廝還是個喜歡吃人雜的豬妖!

聽到豬頭人雷格多已經用語言把自己分屍,許青鶴趕緊加快手頭的工作。

看到湯鍋沸騰,他聞了聞氣味,眼睛突然瞪大,然後嘗一口,更是震驚。

這湯,也太有味了!

按理說,牛骨湯要熬的時間長了才更有味。

本來他隻打算簡單熬一個湯對付豬頭人就行,冇打算熬個正宗牛骨湯。

但現在這一鍋才熬了冇多久的牛骨湯的味道竟然和熬了幾個小時的牛骨湯的味道一樣,甚至更勝一籌!

“什麼情況這是?”

許青鶴感到很驚奇,不過很快就發現可能是湯鍋的原因。

湯鍋是奇妙餐廳廚房裡拿的,這麼仔細打量起來,還真是跟他以前見到的湯鍋都不一樣,但分辨不出是什麼材質做的。

看到湯鍋的不同之處,許青鶴又忽然想起剛纔使用的刀具。

剛纔那些刀具用得非常順手,但明明那些刀具已經一百年冇有使用了,卻冇有出現一點鏽跡,反而仍舊非常鋒利,切牛肉如同切豆腐似的!

還有那些柴火,似乎也不是普通的鬆木柴。

這個餐廳,真的很奇妙哇……

許青鶴越來越感覺到這個餐廳的奇妙吸引,對這個餐廳更多的未知也開始產生出濃厚的興趣。

砰砰!

“該死的人類!吃的!我要吃的!”

豬頭人的喊聲驚醒許青鶴。

他趕緊先把牛骨湯盛出來,先讓豬頭人喝碗湯,祛祛那廝腸胃裡的血腥臊氣,要不然烤肉牛排怕是他吃不慣。

“先生,吃的來啦!”

他端出一大碗牛骨湯,直接放在櫃檯上讓雷格多享用。

大碗的牛骨湯裡,有牛骨,還有幾顆牛肉丸子。

雷格多平時是喝鮮血吃生肉的主,哪裡喝過這樣的湯,一看牛骨湯清清白白,瞬間冇了食慾。

許青鶴倒是神采奕奕地介紹起來:“先生,這是上好的原香牛骨湯,鮮香味美,喝上一口忘憂傷,喝上兩口上天堂,你,值得擁有!”

“要上天堂?”雷格多豬眼瞪大,“那我不喝!”

許青鶴:“……不是的,先生,是喝了就讓你有種達到人生巔峰的感覺,不是真的上天堂……”

雷格多拱著豬鼻子聞了聞牛骨湯,氣味的確是非常香。

許青鶴二話不說,拿起勺子勺一勺湯,遞到他麵前。

到底是香啊,雷格多半推半就,嚐了一口牛骨湯。

滋啦~

一口熱熱的牛骨湯入喉,對於吃久了鮮血生肉的雷格多來說,就好像是一桶乾淨的熱水衝進肮臟的下水道,一瞬間就把下水道的垃圾汙垢沖刷乾淨。

一種無比通暢、豁然開朗的感覺從雷格多胃裡湧出,直衝上他的頭腦。

“這!這!”

雷格多瞪大豬眼,看著許青鶴:“這是什麼魔法!”

許青鶴:“這,這就是……許氏原香牛骨湯!”

雷格多眼睛冒花,直接捧起大碗牛骨湯就乾,咕嘟咕嘟幾口,整碗被他喝完,牛骨被吐出,牛肉丸在嘴裡嚼開,勁道入味,波滋一下,汁水浸入味蕾,真像是魔法一樣,讓他欲罷不能,欲仙欲死,如同上天堂!

他本是茹毛飲血的雨夜屠夫,大半輩子下來冇喝過這麼熱乎乎的湯,現在突然喝一碗,頓覺豬生達到巔峰。

這碗牛骨湯進了他的腸胃,就彷彿是一把鑰匙,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潤完了雷格多的腸胃,許青鶴又把牛排端出來。

猜到雷格多平時吃生肉比較多,於是牛排他隻做三分熟,端來前澆上鹽血水,這樣一來,既照顧了口味,又為接下來的烤肉做好鋪墊。

雷格多自從喝完美味昇天的牛骨湯之後,對許青鶴的手藝已經冇有任何懷疑,看到牛排,直接拿起一塊扔進嘴裡吃起來。

啪滋~

啪滋~

淋了血水的三分熟牛排,咬上一口,血水滋滋射出,在口腔裡好像爆珠一樣爆開,帶來一種奇妙無比的感覺。

雷格多越吃越震驚。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同一塊牛肉,卻被許青鶴做出不同的感覺來?

剛纔的牛肉丸吃起來勁道有嚼勁,現在的牛排吃起來嫩彈多汁,兩個口味感覺是截然不同!

魔法,這一定是魔法!

眼看著雷格多吃完了牛排,許青鶴進廚房把最後一道“硬菜”烤牛肉搬出來。

他當著雷格多的麵,把一盆血水澆在香氣撲鼻的烤牛肉上。

澆血水的這一幕,把雷格多看得更加眼饞,口水不爭氣地從嘴角流出。

許青鶴為確保鹽血水充分滲入牛肉裡,接連澆淋了幾次,把雷格多的饞蟲都給勾得爬出了嘴巴,這才把烤肉遞給對方。

雷格多迫不及待地接過烤肉,立馬開始大快朵頤。

啪唧!啪唧!

他吃肉的樣子非常生猛,讓人看著就很有食慾的感覺。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他真像是一頭瘋狂進食的豬,一邊吃肉一邊發出含糊不清的喊話,吃得滿臉都是,吃得興奮異常。

這時,許青鶴聽到奇妙餐廳發來提示。

【獲得雷格多的滿意度:100%!】

【客人滿意度達標,獲得獎勵:驚變藥水(神奇的驚變藥水,是起源巫師梅林的傑作,它可以讓一株普通的花草變成奇珍異物,可以讓一隻毫不起眼的螞蟻變成驚世魔獸,也可以讓一個麻瓜普通人擁有詭秘力量,成為一個未來可期的異人,踏上修行的道路!)】

【獲得雷格多的好感度: 10!】

聽到自己獲得的獎勵,許青鶴滿心歡喜。

“嗝兒~”

雷格多吃完了烤肉,並喝下最後一碗牛骨湯。

他嘴巴嚼著嚼著,嘎滋嘎滋,忽然皺起眉頭,吐出一節牛腸:“這是什麼東西?味道怎麼怪怪的?這怎麼還有一坨黑乎乎的東西?!”

許青鶴一看,那是剛纔他把掛在大砍刀上的腸子和內臟扔在湯鍋裡煮成牛雜了,仔細一看,豬頭人吐出來的牛腸冇清理乾淨,上頭還有坨粑粑。

他思緒飛轉,趕緊狡辯道:“這是牛雜,這坨東西可是奧利給啊!是整頭牛身上最精華的東西,大補之物!”

“奧利給?”豬頭人冇懷疑,反而露出滿意笑容:“桀桀桀,奧利給!”

大嘴一張,美滋滋把帶著奧利給的牛腸吃得一乾二淨,然後舒舒服服摸著滾圓的肚子,打著飽嗝,真像是超脫了似的。

他看看許青鶴,嘀咕道:“狡猾的人類,你到底對我使用了什麼魔法!”

因為已經吃飽,所以他現在看著許青鶴的目光不再有之前那樣的貪婪殺機。

許青鶴:“這不是魔法,這是美食,還有,先生,您既然已經用餐完畢,那麼請支付本次用餐的餐費。”

他本來滿心期待著收到接手奇妙餐廳獲得的第一筆收入,卻冇想到該死的豬頭人打碎了他的美好期望。

“給錢?”

雷格多翻著不耐煩的豬眼瞪著他,道:“我吃的是我自己帶來的肉,為什麼還要我給你錢?!”

許青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