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成為奇妙餐廳第八任主人!】

......

許青鶴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穿越到一家餐廳裡來了,還成了這家餐廳的主人。

我好不容易穿個越,女帝呢?仙子呢?

說好的至尊骨、盤古血、混沌神體呢?

好吧,啥都冇有,隻有這一間看起來樣式古老、多年冇有開張經營的餐廳。

左看右看,還隻有自己一個人,連個打下手的都冇有。

這是要我從零開始,白手起家?

“奇妙餐廳通達萬界,主人開門營業,可以接待各個世界不一樣的客人,如果客人對主人的滿意度達標,就可以獲得驚喜獎勵喲!”

“不過,如果主人無法維持餐廳營業狀態,餐廳就隻能對主人壞壞了哦~”

許青鶴:“怎麼個壞壞法?”

“就像對以前的七位主人那樣壞壞,嘿嘿~”

“額......”許青鶴心裡有些發毛。

試想一下,如果以前的餐廳主人不出意外的話,那第八任主人的頭銜也就不會輪到他頭上......

【當前世界:詭異世界、霍爾格大陸】

【位置:死靈鎮蒙德街16號】

【通用貨幣:金幣】

【提示:霍爾格大陸自從爆發詭異復甦之後,大陸上的生物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有狂躁嗜血的屠夫、有狡猾貪婪的巫師、還有會噴火的巨龍、惡毒的精靈......還有很多不可思議、不可名狀的詭異生物。】

【注意:詭異世界的所有生物都不是好惹的,如果你惹怒了他們,也許就會成為他們的食物。】

“嘖嘖,煮銀,這個世界好像很可怕的樣子,你要小心哦!”

許青鶴:“好的,謝謝你的提醒,聽我說屑屑你......”

“煮銀,自己銀,彆開腔!”

許青鶴:……

“煮銀,奇妙餐廳已經開始營業,還是快去準備食材,準備接客吧!”

“請煮銀一定要記住,冇有硬實力,千萬不要惹怒這裡的客人,不然會被吃掉!”

許青鶴:……

【姓名:許青鶴】

【身份:奇妙餐廳第八任店主】

【修為:麻瓜】

許青鶴:麻瓜?

好歹我一拳下去,能打死一隻修勾吧!

開餐廳是吧,我熟啊。

許青鶴來到這裡之前,是一名正兒八經的五星級酒店的大廚,雖然是擔任大廚位置的時間不久,但做菜這方麵絕對是可以獨當一麵。

來到這個奇妙餐廳,對於他來說那簡直是如魚得水,如風入林。

不過,剛纔妙妙是不是說了什麼?

要我自己去找食材?

許青鶴趕緊環顧四周,隻見整個餐廳都是一副廢棄了很久的樣子,且佈置簡陋,大概五十平的空間,陳設極少,顯得空空蕩蕩。

餐廳還有個二樓,不過木製的樓梯如同朽木似的破了好幾個大洞,眼看著肯定無法承受他的重量。

偌大的用餐區裡隻有兩張老舊的餐桌、三張破損嚴重的椅子,其中一張椅子少了一條腿,歪歪扭扭立在那兒。

接著是收銀櫃檯,櫃檯後的酒櫃滿是塵灰和蜘蛛網。

櫃檯後邊部分就是廚房。

許青鶴站在餐廳大廳裡朝廚房望去,隻見那裡烏漆嘛黑,好像另一個世界似的,射過去的光線裡滿是灰塵漂浮,可想而知那邊的情況有多糟糕。

也可想而知,這樣眼看著已經常年冇用的廚房裡,是不可能會有食材存在的了。

但是,現在就要我去找食材嗎?

許青鶴轉頭看向餐廳門外,隻見外麵的世界現在是深更半夜的時候,漆黑深幽。

剛纔冇注意還好,現在一把注意力放在外麵,瞬間就聽到各種古怪詭異的動靜傳來。

有不知名的動物的叫聲,有小孩淒厲的哭聲,還有磨牙一樣的聲音,還有...**的聲音……

甚至,他彷彿還聽到門外有人在發出沙啞的聲音呼喚他……

許青鶴心裡發毛,脊背發涼。

門外是條街道路口,是個“Y”字形路口,餐廳就在Y的上岔開位置。

嗯,是個好地段。

於是許青鶴可以一眼看到幽長的街道,看到夜幕下的街道上時不時掠過一些動作和肢體很奇怪詭異的影子,不知道那都是什麼生物。

冷颼颼的涼風從門外吹進來,吹得他打了個寒顫。

仔細嗅嗅,這風中帶著一股複雜難聞的氣味,他唯一可以分辨出的味道,是這陣風裡含有血腥味。

“這……還是等天亮了再出去找食材吧。”

許青鶴思來想去,覺得外麵的世界很危險,於是決定先在餐廳裡老實待一晚上,等天亮了再看情況要不要出門去找食材。

反正,這大半夜的,應該不會有客人來吧?

“煮銀!”

妙妙的聲音突然響起,把正緊張的許青鶴嚇了一跳:“妙妙,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突然,我都被你嚇尿了!”

“唔~,煮銀,人家是要提醒你有新任務可以解鎖嘛~”

許青鶴:“好的,那,解鎖新任務!”

【奇妙餐廳已經一百年冇開張了,餐廳裡又臟又亂,如果新主人可以把餐廳打掃、重新佈置一遍的話,也許會獲得意外的驚喜收穫哦!】

【任務:整理餐廳。】

【獎勵:餐廳領域增強一倍。】

許青鶴:“這餐廳…居然一百年冇有開張了!”

不過,餐廳領域增強一倍是什麼鬼獎勵?

“煮銀,餐廳領域可以讓主人在餐廳裡獲得加成效果,比如,如果有人來找茬,煮銀在街上打不過,但在餐廳裡就可以打敗來找茬的人!”

“這玩意兒好!”

許青鶴眼睛發亮。

這個詭異世界充滿了未知,充滿了凶險,要是可以苟在餐廳裡,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於是他激動地開始在餐廳裡整理收拾起來。

正在整理後廚的時候,餐廳門口掛的一個鈴鐺突然響起。

叮鈴!

有客人來了。

許青鶴的心一下子被這道鈴聲嚇得提了起來。

來到櫃檯,隻見一個巨型臃腫、長相凶悍的豬頭大漢走入餐廳。

這個大漢上身赤膊,皮膚黝黑又長滿了粗硬茂密的黑毛,站在那裡活像一頭野豬站起來了。

說真的,這麼看起來,這個大漢真的長得很像一頭野豬人......

野豬人一臉的橫肉和不明疙瘩,猙獰無比,擺著一副凶惡嗜血的表情,好像隨時要吃掉許青鶴。

許青鶴第一次看到有人長成這個變態模樣,真怕對方把他吃了,當場嚇得兩腿發軟,心想:我現在關門打烊還來得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