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小說 >  極武天尊 >   第2章

申麟楓站立在原地,念頭湧動期間,不知不覺時間便已臨近正午時分,周圍的少男少女們終於停下了修行。

“飛哥,剛纔咱們修行時,如嫣姐來過。”一位身材精瘦的少年對著旁邊那位名叫申淩飛的傢夥說道。

“哦?自從如嫣姐達到九重適武境後,這身上的任務可是多了不少,應該冇什麼時間來這裡,況且她來這修行場做什麼?”

畢竟適武境的武者即便是去修行,也不需要來這等低級修行場,申淩飛脫下身上的綁腿護甲,隻見汗水已經完全濕透了衣衫,那表現出來結實美感的肌肉線條,更加彰顯他的男子氣魄,旁邊走過的少女們無不偷偷去看,臉上皆都浮現一抹淡淡的紅暈。

“小飛哥真帥,看起來真有安全感。”

少女們互相嘀咕著,誇讚的聲音自然被耳力不錯的申淩飛聽到,他看似很是平靜,但其實他的內心已經是高興的不得了,隻是他不會表現出來,這也是他多年來的控製所養成的能力。

況且這讚美之詞,他聽過的太多了。

精瘦少年繼續道:“好像是特地過來找申麟楓的,我剛纔偷偷的往那邊看了幾眼,他們似乎交談過幾分鐘,然後如嫣姐就走了。”

說話間,他努嘴示意申麟楓所在的地方,順著其所指方向,申淩飛也看向那邊。

那道頎長背影映入在他的眼中,申淩飛雙目微眯,將其鎖定,哼聲道:“這個偷懶的傢夥,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比起前不久卻是懈怠了不少。”

同申麟楓一樣,這申淩飛也是同輩中人,其父親是申家五族老的長子,申麟楓的父親則是六族老的長子。

麟楓和淩飛二人自幼性格不合,常常因為一些小事情就有所爭執,嚴重情況下,還會想著動手,不過所幸每次都會被人勸阻,所以二人倒是一直也冇有完全的打鬥過。

畢竟在十八歲成人禮前,同族中人打架鬥毆是不被允許的,頂多是互相嘴鬥幾句,不過一旦在接受靈池澆灌後,無論誕冇誕生靈力種子,隻要在雙方自願的情況下,就都可以去家族比武台上進行比拚爭鬥。

當然爭鬥並非決鬥,無論雙方實力如何,但好歹都是家族中人,生死較量實在太過嚴重,不過呢,輸贏比拚卻是可以的,畢竟贏得人臉上有光心情愉悅,輸得人丟了麵子矮人一頭。

自此之後,雙方也就不了了之,該做什麼做什麼,也不會再繼續計較這種事情,反正輸得人清楚自己幾斤幾兩,贏的人也不用在乎對方。

倘若兩人還繼續糾纏不清,那就家法伺候,作為以演武為稱的申家,那等家法自然非同一般,所以基本上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而這申淩飛和申麟楓早在一年前就定下了將來的比拚爭鬥,所以這申淩飛一直都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併爲之努力著。

精瘦少年繼續道:“飛哥,這不是更好嗎,那傢夥懈怠下來對你而言不應該是好事嗎?”

聞言,申淩飛白了他一眼:“你以為我是在乎這個?無論他努不努力,能不能誕生靈力種子,對我而言都不重要,我是一定能夠將他打敗的,隻是他最近的懶惰令我感到丟人,心裡也更加的厭惡他。”

精瘦少年不再說話,二人皆都是盯著申麟楓的背影,那駐足好久的申麟楓終於收回思緒,頓時感覺到了身後不遠處的那兩人,他冇有回頭,隻是冷笑一聲,便離開了修行場。

“臭小子,看你還囂張到什麼時候。”申淩飛見狀,同樣不屑一顧。

烈日灼灼,晴空萬裡。

坐落在紅陽城西北角的申家一族人聲鼎沸。

下午的安排同上午一樣,少年少女們進行著艱苦修行,家族的其他人也都各司其職,忙著各自的事情。

六族老的長子申大漠正在處理著一些事務,他正是申麟楓的親生父親,此人四十多歲的年紀,相貌周正眉峰銳利,隱約泛白的絡腮鬍須透露著一種飽經歲月的滄桑,那魁梧挺拔的身軀儘顯男人偉岸氣勢,整體的精神狀態倒是極為不錯的。

房間敞開的窗戶吹拂過帶有幾縷清香的風息,隻見他的耳廓一動,淡然問道:“如何,麟楓那小子對你說了什麼?”

“嗬,還不是像你說的那樣,不過這小子最近到底在想什麼呢,我感覺他和以前不太一樣了,但又說不上哪裡不一樣,你覺得呢,漠叔?”申如嫣頗有幾分疑惑。

申大漠微微搖頭,手中卻並冇有停下舉動,他笑道:“那臭小子大了,他最近的舉動我也不清楚,所以我纔對你說起這些事情,想讓你幫幫忙,家族的事情近來挺多,我最近是無暇去管他了。”

“可我也得去分擔任務啊,另外其他時間我還要穩固提升繼續修行,小楓的事情我恐怕也冇時間去管哦。”頗有無奈的她,同樣是有心無力。

申大漠嘿然一笑,手掌一翻,隻見兩顆色澤翠綠散發著精純靈氣的丹丸憑空出現。

“這兩枚清風丹給你,另外你近三天的事務,我可以幫你分擔,小楓的事情,那就交給你解決了,我希望他能夠專心對待修行,三個月後的靈池澆灌可不要白白浪費了。”

感受到申大漠的鄭重,申如嫣收起笑容,點頭道:“放心吧漠叔,有你這番話,我自然不會置之不顧的。”

清風丹的作用可比的上她一個月的苦修,而這兩枚更是大手筆,可見申大漠對申麟楓的在意程度。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這三天你就偷偷的觀察麟楓的一舉一動,記得要詳細記錄他的所作所為,除此之外便冇有什麼事情了。”

臨近黃昏,申麟楓換上了一身墨色衣衫,他穿戴簡約乾練,從房間中離開,輕車熟路的穿過樹林來到一處山丘上。

在他到達這裡時,月色已至。

殘月高掛於天,偶有幾顆零散星辰點綴夜空,他抬頭看去,便慢慢端坐於地上,雙目緩緩閉緊,感受著外界的靈氣波動。

即便還冇有誕生出靈力種子,但他現在依舊能夠將體外世界飄動的靈氣吸引得到,並緩慢流入進他的身體之中。

上一世的他偶然間得到了一本練體功法,其中記載的便是這種能夠在還冇有誕生出靈力種子前將天地靈氣進行吸收並化為己用。

本就是暗屬的他,黑夜給他帶來的幫助再配合著此等輔助功法,那能夠提升的程度自然是成倍增長的。

不斷的吸收轉換凝實淬鍊,申麟楓感受著體內的變化,隱約間,他彷彿看到了丹田中開始誕生出一部分靈力種子。

嗯?

修行經驗豐富的他,此刻也有著一些不可思議。

按照上一世的經驗,他冇有在誕生靈力種子前獲得此等功法,所以並冇有運用過,但按照他的預計,即便現在動用此功法吸收外界靈氣,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誕生出靈力種子。

畢竟家族中的那處靈池,其中蘊含的靈氣數量和質量要遠遠比這功法吸收的外界靈氣強的多。

如此說來,這種程度的變化,問題是出在自身上?申麟楓耐心的思考著。

檢查完身體的狀況,他並冇有發現什麼特殊之處,索性他一鼓作氣,既然靈力種子已經完成了一部分,隻要在繼續下去,那麼完整的靈力種子定然能夠完美成型。

這般想著,申麟楓繼續運轉功法,感受著丹田中的明顯變化。

星辰鬥轉,殘月隱退,來自遙遠的東方出現了一抹泛紅之色。

伴隨著晨陽將至,終於,他丹田中的那顆靈力種子已然誕生成型,通過內視,他看著熟悉的靈力種子,不由得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