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騎士長語氣中充滿悲愴,卡爾子爵夫婦平時待他不薄,是他冇有足夠能力,將他們救下。

“隻能寄希望於王宮來的援軍,能快一點趕到了!”

以他的實力,是不足以擊退人蛛魔人的,隻有王宮來的騎士長,才具備這個實力。

他們這些地方的騎士,都是比較弱小才被分配出去的,遠離王宮,自然實力不強。

那人蛛魔人不斷尋找下一個目標,將那些可憐人用蛛絲纏繞成蛹,注射毒囊中的毒液,將他們融化成液體,緊接著全吸食乾淨,隻剩下一個空殼。

看著這一幕幕悲劇的發生,聽著不斷傳來的悲慘叫聲,堡壘上人們一個個心驚膽戰,麵若寒霜。

堡壘上的人們如此,那數百個被蛛網捆縛住的人類更是如此。

他們已經心如死灰,此時不再指望有人能出現拯救他們,他們看不到希望,耳邊不斷有慘叫聲傳來,聲音不斷接近,讓他們感到絕望。

卡爾子爵夫婦聽著越發接近的慘叫聲,提心吊膽,生怕下一個發出慘叫的便是他們。

“當初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到現在我依舊後悔將孩子送走,不然的話,我們一家人也就不會分開。”

“死之前冇能讓你看到孩子最後一麵,你會恨我嗎?”

男人悲涼地看向身邊的女人。

如果不是他鬼迷心竅,將孩子送去測試天賦,這十二年來,他們一家人便不會因此分離。

甚至,他也不會當上什麼卡爾子爵,不會獲得封地,不會麵臨今天這危險的境地。

他後悔,卻已經追悔不及。

人生無法重來,否則讓他回到十二年前,他會狠狠地給自己一個耳光,讓當時的自己不要做傻事。

“他爹,這不怪你,咱們的孩子加入了皇族親衛隊,我們應該為他祝福,那纔是屬於他的地方。”女人說道,臉上卻浮現出一絲苦笑。

“他娘,我們這是快要死了嗎?”

男人已經聽到,慘叫聲彷彿來自於他的耳邊。

回頭去看,那龐大的人蛛魔人,已經距離自己這邊很近!

“他爹,這輩子有你,還有一個天才兒子,已經足夠了。”

“希望咱們的孩子在王宮那邊,能夠平安一生吧。隻可惜,我們再也無法再看他最後一麵了……”

男人最終也是認命,不再掙紮。

他聽著身旁傳來的慘叫聲,那是另一名男人,之前就在他身旁,此刻已經被人蛛魔人捆縛並且吸食乾淨。

下一個就是他了……

此時他失去了一切希望,閉上眼睛,腦海中則幻想著,與自己十二年未見的孩子見上最後一麵……

人蛛魔人冰冷的肢體觸碰到他,開始用雪白的蛛絲纏繞他的身體!

他心跳加速,有一種臨死前的恐懼。

“王宮支援軍到了!是王宮來的支援軍!”

忽然,遠處萬馬奔騰,一排數百名騎士,形成雄偉的排麵,氣勢如虹,向著堡壘這邊駕馬而來!

馬蹄踐踏在水麵上,濺起兩米高水花,前麵已是湍流江水,擋住去路。

鼬的身影就在其中,手中掐印。

他所修煉的咒術之中,便有一種凝結咒術,當即施展出來。

藉助自身強大魔力,凝固之力當即降臨在江流之上。

數千米範圍之內,江水凝固,而馬匹順勢奔踏而過。

鼬的視線已經捕捉到,遙遠處的那一麵巨大蛛網之上,有一頭龐大的人蛛魔人。

其體型粗略估計,也有數十匹馬長,而他所編織的巨網,鋪天蓋地。

那網上麵,正有數百人類在掙紮,其中有些已經成了雪白的蛹,上麵有破口,從破口處流淌出墨綠色不知是什麼成分的液體。

鼬的目光落在人蛛魔人正在纏繞之人身上,他當即辨認出來,那兩個人,正是他這一世的父母!

手中猛然掐印,一個神光咒術籠罩周圍,數百騎士身下馬匹,速度暴增,奔跑的速度瞬間達到數百倍。

轉眼之間,便已經來到堡壘之下。

“好快,剛剛還在千米之外,一瞬間就出現在麵前!”

“這是咒術,這些騎士長之中,有一名強大的咒術師!”

“咒術師,那是非常稀有的職業,每一名咒術師,都是極為強大的存在,看來我們有救了!”

堡壘上那騎士,心中驚喜,冇想到居然從王宮來瞭如此多軍隊,而且這當中,還有一名稀有的咒術師!

“孩子他爹,你聽到了冇有,王宮來的援軍,還有一名厲害的咒術師!”

女人向旁邊已經被蛹包裹的男人說道,聲音激動。

“咒術師……王宮來的救兵,看來天無絕人之路,今天小命是要保下了。”男人的聲音從蛹中傳出,有些微弱。

“那騎士長好威風,竟然懸浮在空中,向這邊飛過來了!”

“這騎士完全和我見過的其他騎士不一樣,他好強!”

女人震驚地望著空中那個爆發出恐怖魔力,衝著這邊俯衝而下的騎士長。

便見,那是一名帥氣的小夥子,約莫十二歲,相貌竟是與他們二人頗有些神似。

“他爹,這騎士長,和你長的好像?”

看著這飛身而來的騎士長,女人當即想到了他們多年未見的孩子。

隻是已經過去了十二年之久,他們不可能一眼將孩子認出來。

凝固咒術!

鼬一個凝固咒術掐出,封印住人蛛魔人。

與此同時,數道風刃從手中激射出去,切割向巨網。

將被蛛網捆縛住的人類解救下來。

得益於前世飛鏢術技巧的出神入化,風刃控製得爐火純青,絲毫冇有傷及人類,更是將一個個蛹給破開,解救出來裡麵的人類。

然而,當大量軀殼從蛹中摔落下來,伴隨著黑臭粘稠的液體一併落下,鼬的麵色當即凝重起來。

雖然他認為這個世界是幻境,但依舊在此時有了一種身為人類對惡魔的同仇敵愾。

“死,這些惡魔都該死!”

強大的雷係咒術,當即在鼬手中凝聚。

雷暴!

雷電從他雙掌之中彙聚,緊接著轟擊向地麵上那密密麻麻的人蛛魔人,所過之處,儘皆變成焦炭。

卡爾夫婦已經被從巨網上解救,他們同時抬頭看向那實力如同天使般滔天的騎士長,心中巨震!

好強!

他們第一次見過,有如此強大的騎士!

這就是從王宮來的騎士嗎,怎麼那麼強大!

雷電一掃而過,在將全場人蛛魔人全滅之後,那雷電,最終劃過龐大人蛛魔人的軀體,將其洞穿,徹底擊殺!

“如此龐大的人蛛魔人,居然一招輕易抹殺,他究竟是誰?王宮之中,我未曾聽說過這一號人物……”

卡爾夫婦麾下的騎士長,心中巨震,也生出頗多疑惑,此人究竟是誰?

“這是,天使才擁有的實力,他,難道是天使嗎?”

就是鼬帶來的這些騎士長,一個個也麵露驚悚,在如此強大咒術師麵前,優秀的他們也失去了任何光彩。

哪怕,他們都是王宮之中最耀眼的騎士長,可與此人相比,卻顯得微不足道。

所有的人蛛魔人都被他一人滅殺,那他們這些騎士長,又是來做什麼的?

來喝彩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