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爾在進入諾蘭王國之後,便被分配到蘭陵大臣手中,從小便培養成納德的貼身護衛,並且被給予充足的修煉物資,他的魔力氣息已經超越了同齡人。

更是因為受到蘭陵大臣器重,對納德也是言聽必從,當即釋放出可怕的魔力,試圖嚇退諾蘭公主。

在他看來,這個年紀的小女孩,在麵對一名比自身魔力氣息強大很多的強者之時,必定會驚慌逃跑。

而他也不敢采取更加強硬的手段,畢竟那可是諾蘭公主,地位之尊貴不容他冒犯。

感受到這一股可怕的威壓,諾蘭公主臉上不屑一顧,對方還遠遠不能對她產生一點兒壓迫感,畢竟她是魔法、咒術兼修的滿天賦天才,相比之下魔力氣息也隻是稍弱。

不過,諾蘭公主也無法在威壓上擊敗眼前這名戰士。

但,他身後之人,卻具備這樣的本事。

一直不開口的鼬,明白諾蘭公主帶自己來此的用意,不用她吩咐,便將數倍於阿拉爾的魔力氣息,給釋放出來!

瞬間,阿拉爾隻感覺被一股威壓拍擊在臉上,後退數步,心中驚恐!

更彆說納德,直接向後一仰摔在了地上,很是狼狽。

這威壓恐怖如斯,竟是從諾蘭公主身後一名同齡人身上釋放而出!

震驚再次出現在納德身上,眼前這個同齡人,實力深不可測,已經遠超他的認知。

如果剛纔對方有意殺他,那他當場便會暴斃,而不是摔一跤這麼簡單。

慶幸的是,對方僅僅給他一個下馬威,並冇有要他性命,不然隻要諾蘭公主隨便找一個理由,他豈不是死的很冤枉?

“這人莫非是,諾蘭公主隨身騎士長……鼬•卡爾?!”

納德立刻反應過來,這人也隻有這個身份,可以解釋他具備如此強大的魔力。

專門為諾蘭公主而培養的護衛,實力恐怖如斯!

納德換上了另一副嘴臉,賠笑道:“公主想要走一個宮女,這並不是難事,想要的話就隨意挑吧。”

“那還差不多。”諾蘭公主白了納德一眼,便走了進去。

藉助鼬的強大,諾蘭公主成功地將宮女要了回去,這是他第一次不藉助父親的力量辦的事,很是完美。

看向身後這跟隨的護衛,也越發爽眼起來。

諾蘭國王隨後便聽說,公主帶著鼬去蘭陵大臣那裡串門,鼬隻一出現,威壓便將納德給震飛出去……

第一次聽說鼬施展實力,僅僅威壓便驚退同齡人,很是了得。

雖年僅八歲,卻也不輸給一名十二歲的孩子,而十二歲,在這個魔法世界便是成年人,是應征上戰場的時候。

“等到他十二歲的時候,實力更強,也不知會達到什麼程度?”諾蘭國王心中憧憬,全職業、滿天賦、並且魔力強大,已是他生平僅見,這樣的人,前途不可限量。

“鼬,我們是不是最好的朋友?”諾蘭公主回身對他問道。

皇家花園之中,鼬斟酌了一下。

最好的朋友?

鼬的記憶,追溯回八年之前。

那時他還冇有進入這個世界,或者說,還冇有陷入這個幻境。

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夥伴,那個人是宇智波止水。

這八年以來,鼬不曾將這個地方當成真實的世界,甚至越真實,他越發懷疑這個世界是虛假的。

他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也不會讓自己徹底沉淪進去。

對鼬來說,他隻是在扮演一名護衛,對於諾蘭公主,他保持著距離。

這是比月讀還要可怕的幻術,而他已經完全陷入其中,找不到逃脫的方式,要想擺脫幻境,最基本的要求便是,不能認同這個世界,更不能認同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人。

“鼬隻是一名卑微的騎士,不配與諾蘭公主成為朋友。”鼬淡淡說道,心中冇有一絲波瀾。

如果讓他親手擊殺眼前所有人,便能脫離幻境的話,他會毫不猶豫去做,眼皮也不帶眨一下。

畢竟他很清楚,自己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是在他開啟係統之後出現的。

再怎麼真實,也是虛假。

而腦海中那已經在遠去的記憶,纔是真實!

對於鼬逃避一樣的回答,諾蘭公主不喜。

“你怎麼跟木頭一樣?”

諾蘭公主第一次主動去交友,便碰上了這樣一塊木頭,讓她有些挫敗感。

她不知道鼬心中的想法,鼬隻是將他們當成幻覺罷了。

漫長時間過來,哪怕意誌再堅定,鼬也有些要沉淪進去的趨勢,因為他發現不了這個幻境的破綻。

此時此刻,他還不確定那個神秘人試圖通過幻術向他傳達什麼資訊?

難道隻是徹底讓他淪陷進去,進入無限循環?意義又是什麼?

“難道真是那個神社之中的神秘人對我施展的幻術嗎?從我在神社昏迷開始,就已經中了他的幻術?那個神秘人,或許是我們宇智波族人。

那個神秘人他雖然冇見過,但好幾次進入南賀神社之時,他都能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查克拉就出現在附近。

而且那一股查克拉氣息充滿冰冷與怨恨。

一開始鼬僅認為這南賀神社有古怪,但後來才發現,是有個神秘人躲藏其中。

因為那種查克拉氣息,並非每一次都會讓他察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