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剛從宇智波一族南賀神社中睡醒,並且發現啟用了本係統。”

“你對此感到無比好奇,並嘗試去探查腦海中多出來的黑影。”

“你發現,這是一個隻屬於你的叫做【人生模擬器】的係統,能讓你穿越到任意世界,經曆不同的人生。”

“你很需要它,當你不確定應該做何選擇之時,你需要模擬一下場景,幫助你做出正確判斷。”

“你很好奇為什麼腦海中會出現係統,但你更驚訝於,係統複述了你的一切想法。”

……

剛從宇智波一族神社醒來,鼬驚訝地發現,自己腦海中多了個東西,這東西叫做【人生模擬器】,眼前浮現的提示,便來自於它。

這裡是宇智波一族隱秘的地下神社,除了宇智波族人之外,並冇有彆人能進入,而此時神社之中也隻有他自己一人。

“中了幻術嗎?”

視野中並冇有搜尋到可能給他施展幻術的目標,他還是掐印嘗試解除幻術。

驚訝發現,腦海中的影子依舊存在。

在確定無法消除腦海中的陰影之後,鼬便不再嘗試掐印,而是再次看向了神社中那一塊古老的石碑。

石碑存在於這個地方很久,上的內容記錄著有關宇智波一族的秘密。

鼬擁有三勾玉寫輪眼,也隻能探究到表層的秘密。

據說打開了萬花筒寫輪眼之人,纔有希望獲取到更深層次的內容。

他強行將大量查克拉注入雙眼,試圖獲得更多資訊,卻也因此陷入了昏迷。

醒來之後,才發現自己多出來了一個係統。

他不知道係統有什麼作用,但和眼前的石碑或許有些關聯。

此時正處於宇智波一族與木葉關係複雜之時。

自二代火影千手扉間上任以來,宇智波一族便被壓製,甚至是在九尾襲擊木葉之後,矛盾空前高漲。

這也是鼬為何想從石碑上獲取更多資訊的緣由,他想知道宇智波與千手之間真正的矛盾根源。

但看樣子隻有寫輪眼得到提升之後,才能看到石碑上的更多資訊,以他目前來說,還做不到。

“人生模擬是嗎,這東西在我昏迷之後,便出現在腦海裡,或許是一種幻術,也或許……是彆的什麼?”

“模擬並體驗不同的人生?幫助我做出正確判斷?”

鼬陷入沉思。

眼下他確實有大煩惱縈繞心頭,讓他不確定如何做出選擇。

這個選擇題,不管是做哪一個選擇,最終他都將付出慘重代價。

是選擇站在宇智波一邊,還是站在木葉一邊,成為木葉毀滅宇智波的武器?

而他也確定,這個選擇遲早會降臨在他身上,讓他不得不儘快確定想法。

“幻術嗎?試圖將我引導向某一種觀點……”

“是止水對我施展了幻術嗎?”

“還是說,神社裡躲藏的那個神秘人?”

他隻有兩種中幻術的可能性。

第一種便是與止水對戰時,中了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施展的幻術。

而第二種可能,便是那個隱藏南賀神社的神秘人。

鼬認為第二種可能機率更大。

止水向來有話就說,不至於對他用幻術。

而那個隱藏著的神秘人,鼬多次在神社中察覺到他的存在,卻始終無法發現他的位置。

無比神秘。

或許他有躲著鼬的原因,但必定是存在某種企圖,想讓鼬幫他達成某種目的。

鼬覺得有意思,他來了興趣,他想知道,那個神秘人想要通過幻術向他傳遞什麼訊息。

他對自己的定力有足夠信心,更是出於一名幻術高手對於挑戰幻境的**。

“就是這裡了,不會有人打擾,就來見識一下,這個【人生模擬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吧?”

將意念注入腦海中的那個陰影,提示當即浮現出來。

“檢測到你擁有查克拉點數1010點,是否開啟模擬人生?”

“是/否”

這是一道選擇題,鼬意識到了這一點,緊接著便試著選擇了“是”選項。

麵前,當即浮現出可選擇人生模板。

“這是什麼,世界設定嗎?”

些驚訝地看著突然浮現出的世界列表。

“由魔法主導的世界,需要消耗1000點查克拉點數。”

“高科技熱武器主導的世界,需要消耗2000點查克拉點數。”

“也有念能力主導的世界,需要消耗的查克拉點數為3000。”

……

鼬瀏覽下來,發現這些世界選項,最少的也要消耗1000查克拉點數,最多的甚至高達數萬點數。

他還不確定查克拉點數如何獲取,但出於研究目的,這1000點數還是需要支付的。

鼬當即點選魔法世界,扣除1000點數。

眼前變得一片空白。

當意識再次恢複,鼬驚愕地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名農婦懷中。

此時溫熱的奶瓶正塞進自己的口中,一股暖流流淌進口腔,湧入腹部。

“這是一個陌生的世界,而且,我變成了一名男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