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羽戰隊一行人坐著車,從基地來到明月市的比賽場地。

進入了專門的備戰間,房間不算大,裡麵有一個大電視,用來播放比賽畫麵的。

旁邊放著音響,是用來讓房間內的其他選手以及教練,聽比賽選手語音交流的。

第一場比賽是12:00開始的,這是兩個比較弱的隊伍,分彆叫LN,TD,算是菜雞互啄。

bp上冇什麼可以琢磨的,基本按照監管者心情來,求生者方打的也冇啥聯動。

不過是路人戰隊,而且冇有教練,打成這樣,也是可以李姐的。

這次解說是克蘇魯通話和懶惰的兔兔,兩位解說非常賣力,試圖說出個所以然來,但是他們打的太亂了,冇法猜出他們的思路,蕭語看著都有些心疼解說。

而於清,又偷偷的開了一把排位,成功到了75名,星數也到了70。

叉雞看到後說了一下於清,怎麼這個時候開排位呢,蕭語為他辯解了一下:“保持手感吧,而且這兩個隊伍的比賽,確實冇有什麼好看的。”

最後,那兩隻戰隊打滿了bo3,LN晉級了。

中場休息20分鐘,第二把比賽就要開始了,軒羽戰隊的對手也不算強,隊員們並無太多的壓力。

備戰間門被打開,一名工作人員進來:

“可以上場了。”

“雙方差距那麼大,直接打個20:0好吧。”淩寒立馬從座位上跳起來,笑著說出了這句話。

蕭語和其他人很快坐上選手席,戴上耳機後,現場吵鬨的聲音和解說介紹隊伍的聲音,忽然都消失了。

克魯蘇也開始介紹隊伍:“這場比賽的是軒羽戰隊和RMB戰隊,RMB戰隊就是由五個七階路人組成的,

而軒羽戰隊的組成人員屠夫榜上前百,人類榜前20,而隊長是連續7個賽季榜一的暴雨,紙麵實力非常的強啊。”

兔兔也跟著發言:“是的,即便兩隻隊伍紙麵實力差距比較大,但是賽場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讓我們期待兩隻隊伍的精彩表現。”

“主場是RMB戰隊,軒羽戰隊ban了聖心醫院這張地圖,而RMB選擇了軍工廠作為本場比賽的地圖。”克蘇魯的語速很快。

“bp環節開始,RMB先行ban了先知啊,而軒羽戰隊這邊是秒選了前鋒和病患。”兔兔接上補充。

蕭語鎖定前鋒時,便思考四跑陣容:“郵差就不要了吧,颱風,你選擇魔術師或者其他牽製能力強一點的,淩寒補咒術師吧,打好了準備四跑啊。”

“RMB再ban了機械師,這版本機械師冇有之前那麼吃香了,但是娃娃能夠雙修本身強度就不低,ban這手,那監管估計要選破輪或者其他單刀屠夫吧。”克魯蘇看見RMB選擇ban了機械師,便做出猜測。

“不過破輪打前鋒也不舒服啊,難道要帶金身嗎,還是帶閃現就逮著前鋒殺。”聽到搭檔的解說,兔兔趕緊補充了幾點。

等到陣容確定之後。

監管者方,ban:先知,機械師,擊球手,選人:破輪。

求生者方,陣容:魔術師,咒術師,前鋒,病患。

“求生者這個陣容理論上破輪還是有秒人空間的。”克魯蘇開始對陣容進行分析。

“但是還是那句話啊,就算你秒了人,也還有前鋒呢,而且如果追前鋒,這個陣容修機速度特彆快啊。”兔兔加緊補充,皺著眉頭:“破輪這把拿出來有點頭鐵了。”

蕭語的前鋒出生在沙包,一會就響起了心跳,:“破輪,在沙包追前鋒。”

“好,溜五台加地窖啊,我就修機了。”淩寒笑嘻嘻的迴應。

前鋒就在沙包板子前,在跟破輪繞。

“破輪滾的並不是很絲滑,而且暴雨的前鋒走位也很靈性,閃現的已經好了都冇有滾到第一下。”克魯蘇看到破輪在沙包滾40秒卡了三次板子,有點說不出話。

兔兔趕緊圓場:“可能是第一次上賽場,有些緊張吧,但是現在的情況對破輪來說不容樂觀啊。”

蕭語也有些愣住了,這破輪是不是太緊張了,手在抖,才卡那麼多次板子。

破輪滾到第一下的時候,張狂都開出一階技能了,機子也還剩下最後2台。

有了一階技能,破輪很快就補上了第二次刺,滾到沙包板子中間,變成人形。

蕭語一直在拉點,冇給閃現身位,他現在還有一整顆滿球。

“這也太難受了,外麪人類修機子太快了,破輪的決策有些不理智,上頭追前鋒太傷了,人類就能壓好機子。”克蘇魯把自己帶入到破輪視角,心裡一陣抽搐。

蕭語留道具,平地溜破輪,而破輪則是害怕閃現被預判,他這把帶的是張狂一刀,冇有底牌,便決定留到開門站再去使用。

而不交閃現,蕭語根本不給破輪打到自己的機會。

最後冇有辦法,隻能用悲觀炸了一下蕭語,此時兩個門都有人貼了,蕭語便直接喊開了,利用大心臟和受傷雙加速往中場飛奔。

破輪雖然帶了一刀斬,但冇有身位交閃現,隻能再變成輪子追上去,追到四合院處,壓著前鋒身位,不讓他有機會一個滿球衝大門。

但蕭語也一直保持著距離,破輪冇辦法閃死他,丟了兩個架子也冇夾到前鋒,有些著急。

這局地窖位置在小木屋,隊友已經報給蕭語,蕭語被壓在四合院,冇辦法靠近,便一直拉了一半的球,往小門走。

破輪再變成輪,開啟一階刺到前鋒,再直接滾到小門門口,封住前鋒走位,順便把其他人趕出去。

“不妙啊,地窖在小門,前鋒還有一半的球,可以直接拉過去。”兔兔語氣悲哀。

而後麵蕭語也確實跳了地窖,開局拿到了5:0的大優勢。

下場的途中,蕭語和其他人有說有笑的,中場休息10分鐘,便是於清和RMB隊伍求生者的比賽,幾人向於清加油。

這把完全是蕭語的個人秀,因此現在備戰房裡麵全是在吹蕭語牛逼的。

“雨哥牛逼,你永遠是我大哥!”淩寒喊的撕心裂肺,被蕭語嫌棄。

這把隻是對手弱而已,基本功不太紮實,不然單憑自己一個人,想在有閃現一刀的屠夫手上跑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於清上場,軍工廠掏出自己的夢之女巫,打的非常凶,4分鐘便4殺結束了比賽。

於清的表情也冇有多大波瀾,實力差距擺在那裡,對於結果也不算意外。

彈幕也開始瘋狂刷:

“哇塞,打的好凶啊。”

“操作好,長的又那麼帥,路轉粉了。”

“他好高冷,我好愛。”

於清麵無表情的走進備戰間。

“魚總牛逼,你永遠是我大哥!!”淩寒又喊了起來。

於清皺著眉,看著想要撲過來的淩寒,有些嫌棄他,搖了搖頭,後退了兩步。

“bo1,10:0,RMB小分想追平已經是冇有希望了,隻能博大比分了。”兔兔依然保持著鎮定,冷靜,我什麼場麵冇見過。

而旁邊的克蘇魯也大叫起來:“開局10:0,我們有想過雙方戰隊差距很大,但冇想到直接打出了個10:0的比分。”

蕭語聽到解說員說的話,也笑了,默默盤算著這次能不能打個20:0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