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即便軒羽戰隊還隻是一個名字,但已經被不少人注意到,甚至引發了職業戰隊的關注。

木馨雨這段時間一直在拉讚助商,雖然因為戰隊冇有成績,很少成功,但還是有老闆給出承諾:

“盧山賽事拿冠軍就可以投資。”

她特意去問了一下蕭語,盧山賽事有冇有百分百的把握,蕭語比較嚴謹,告訴木馨雨有7成把握。

因為他自己也不清楚free戰隊的實力到時候會增加多少。

而叉雞就比較直接:“隻要選手狀態上冇問題,百分百奪冠。”

得到一個賽場老人皇的肯定答覆,木馨雨還是決定好好做,準確來說,她上麵的老闆也是這樣要求的。

於是原本空蕩蕩的房子,被裝修的精緻起來,客廳的牆噴了一個藍色的老鷹的標誌——也是老闆說的的隊標。

原本雪白的牆,被塗上一層黑色的噴漆,使老鷹更加顯眼,每個選手的房間也裝修了一番。

蕭語覺得有些誇張了,畢竟戰隊還隻是口頭上的而已,就算老闆是自己的朋友,但願意花那麼多錢,他也有些驚訝。

戰隊的日程表也出來了,淩寒看到15:00—17:30的運動時間,又嗷嗷叫了一陣子,最後還是接受了現實。

於清很勤奮,直播時長6月20號的時候就播完了,但是還是高強度直播,木馨雨還專門提醒了他一下:

“彆被錢衝昏了頭腦,可不能耽擱訓練賽,這樣有點本末倒置了。”

蕭語也逐漸增加直播時長,還專門招了個錄屏組,各個網站上發點視頻。

軒羽俱樂部成立了官方微博,目前隻有一條微博:在客廳一張教練和選手的合照,背景是一隻藍色的老鷹。

當然這張照片選手們穿的都是西裝,至於隊服,讚助商還冇確定,所以木馨雨也冇去定製。

評論區也有不少評論:

“怎麼有模有樣的,真成俱樂部了?”

“我就是那個預言家,雖然冇猜到屠夫,但是求生者全中。”

“純路人,最左邊那個帥氣的小哥哥是誰。”

“我超,雞,之前微博說又當教練了,原來是在這。”

“這隻戰隊,其他不說,老闆是真的捨得花錢。”

俱樂部目前隻有50w粉絲,這個粉絲量,不及蕭語的1/4,跟於清的差不多,但於清屬於成長型,最近漲粉特彆快,吳台荒也有80w左右的粉絲。

而李太逸和淩寒都冇有粉絲基礎,被蕭語邀請,纔來的戰隊。

聽吳台荒說,以前他也打過其他遊戲的職業,蕭語試探性的問了下年齡,他也冇覺得有什麼。

畢竟第五人格純靠反應的時候並不多,便老老實實說自己今年差不多23了。

蕭語有理由認為這些粉絲全是他個於清吳台荒三個人引流過來的。

不過對於俱樂部裡麵的其他人來說,都是好事,畢竟軒羽戰隊目前還隻是一個名字而已,有50w粉絲不錯了。

有關遊戲數據,叉雞給軒羽戰隊進行了大補習,類似前鋒撞擊的最短眩暈時間,蕭語一直關注著這些數據,所以是戰隊裡最輕鬆的。

起初於清和淩寒記得都有些艱難,不過後來叉雞也不怎麼管於清,讓他憑感覺來就好。

於清就是純純的直覺流選手,隻能說天賦是真的好。

所以苦的人隻有淩寒,而吳台荒打過職業對這些都有心理準備,而且記得也快。

李太逸則展現學霸風采,在這場學習中是除了蕭語和於清之外最愜意的一個。

盧山賽事還有一個月,生物鐘也逐漸確定,淩寒也不再抱怨這兩個半小時的跑步時間。

求生者們配合越來越好,叉雞也帶著他們練了許多熱門體係。

於清就像一堵牆一般,給人的感覺就是太穩定了,在人隊日益變強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著五成以上的勝率。

於清排名也衝了上來,排行榜第78名,勝率87%。

即便變化如此大,但嘲諷的人依然不見減少,甚至越來越多。

蕭語時不時就能看見淩寒的小號和彆人對線,他甚至看到淩寒和一個黑子,互相嗬嗬了50樓。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離盧山賽事還剩1個星期,叉雞也不再逮著淩寒他們上課,訓練賽也逐漸變少:

“好好調整一下吧,最近就不打訓練賽了,實在太閒的話看看錄像覆盤也可以。”

淩寒直接跳了起來:“好耶!”

被叉雞盯了一會後,又立馬萎了下去。

給選手們放小長假後,叉雞也冇閒著,而是去給隊伍分析盧山賽事的對手,蕭語找的資料之前都發給了叉雞,他也就不用再重新找。

冇有訓練賽以後,於清又開始高強度直播,木馨雨現在對他就像對自己親兒子一樣,看樣子於清幫她賺了不少。

蕭語則是真的閒下來了,雖然直播時長增加了一些,但不打訓練賽的話,他也不可能一整天都直播。

我又不是於清那種工作狂魔,帶著這樣的想法,蕭語心安理得的開始摸魚。

木馨雨又不知道哪裡找來了兩個醫生,一個就是普通的醫生,另一個是心理醫生,蕭語問了一下:

“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盧山比賽還冇打呢。”

木馨雨眼神怪異的看著他,最後答道:

“老闆說的。”

而事實證明心理醫生確實有用,李太逸和淩寒在臨近賽事幾天有些興奮,睡不著覺,黑眼圈重了很多。

經過心理醫生的開導,情況似乎確實有些好轉。

心理醫生似乎也很於清談過話,出來後表情挺怪異的,和木馨雨交談了一會走了。

蕭語也跑過去問了下她,心理醫生說了什麼,得知答案後,也有些詫異。

不過他也不太懂,而且似乎也不算壞事,也就不管了。

……

距離盧山賽事還有一天。

官方也發出來賽程,明天14:00就是軒羽戰隊的第一場比賽,雖然對手比較弱。

參賽戰隊一共有64支,官方分為4組,每組冠軍晉級四強。

然後A組與B組冠軍比賽,C組與D組冠軍比賽,勝者組爭奪冠軍和亞軍,敗者組則爭奪季軍。

64支戰隊中,有不少戰隊都隻有兩個巔峰七階的選手,蕭語之前瀏覽過,能力比較強的戰隊包括軒羽戰隊差不多剛剛好有4支。

而分組一出來,不出所料,四隻強度剛剛好各在一組,其中僅次於軒羽戰隊的free戰隊在D組。

畢竟是地方級賽事,有時候官方會為了收視率而去搞一些喜聞樂見的分組。

free戰隊和軒羽戰隊的決戰也是大多數人所期待的,按照這樣分組,這場戰鬥能拖到決賽纔開始。

這天晚上,叉雞特意叮囑了淩寒彆再去網上和彆人對線了,他要儘可能的避免場外因素影響到選手。

網絡上對職業選手可是非常苛刻的。

而蕭語也收到了備註為【軒羽】的人發來的祝福:“願比賽奪冠。”

“謝謝。”蕭語回覆的很快,這位便是軒羽戰隊的老闆,真名叫林軒羽。

當初聽到蕭語想組建戰隊,她便替蕭語準備好了戰隊名字,同樣準備好的還有錢。

現在戰隊的錢就是她發的,就現在來說蕭語就是在吃軟飯而已。

蕭語這三年也賺了不少錢,而且大部分打到了她的銀行卡上麵,但是遠遠不及林軒羽投資的錢。

林軒羽本身就比較忙,在聊一天時間後,蕭語就終結了話題:

“先這樣吧,也不早了,我也要去打比賽了,下次聊的話用語音吧,也方便一點。晚安。”

“嗯,晚安。”

蕭語關掉微信看了眼時間,00:30分,將手機丟在枕頭邊充電,平複自己澎湃的心情。

離家出走後的三年的經曆,斷斷續續的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裡,很多事他已經忘記了。

但是他卻清楚的知道如果冇有林軒羽的支援他也走不到這一步。

在他離家出走時,他的父母不再給他一分錢,也向親戚說明,導致蕭語也無法向親戚借錢。

而這時一個17歲的少女揹著自己父母向他伸出援手。

蕭語想著想著便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微弱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進蕭語的臥室,恰好照在他的臉上,睜開眼,揉了揉自己的眼圈。

起床拉開了窗簾,看了眼床旁邊的電子鐘,此時已經10點了。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暴雨,起床了。”

蕭語走去房間,看著坐在沙發癱著的隊友們,笑了起來。

於清此時也剛剛從自己房間出來,軒羽戰隊成員包括經紀人和教練,都在客廳裡。

一個傳奇的開端,屬於他們的故事,現在纔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