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雞也過來盧山了,訓練賽覆盤,蕭語不用再那麼忙,閒暇時間,也在練習一些自己還不是很熟悉的一些ob位,比如擊球手。

中午排位時,恰好匹配到淩寒和吳台荒,蕭語自然不會錯過這為數不多的機會,此時彈幕也在刷。

“怎麼讓這四個人排在一起了?”

“好傢夥,非法四排。”

地圖是聖心醫院,監管者ban的是先知和祭司。

蕭語選擇使用了擊球手,最近的苦練,讓蕭語也越來越熟悉擊球手,而吳台荒依然用病患。

李太逸本來想選前鋒,感覺修機太慢了,還是鎖定了郵差,淩寒就單純不會玩前鋒,一番思索過後,鎖定了魔術師。

開局,蕭語出生在小木屋撞臉了雕刻家。

“雕刻來小木屋了,看了我一眼走了,往廢墟去了。”

郵差出生在廢墟外圍,判斷出屠夫出生點後,進入廢墟裡繞了一圈轉進了醫院,聽到蕭語說雕刻家不追他,便將修機信送給了他。

雕刻家看到廢墟也冇人,隻能往女神像方向去,女神像是吳台荒的病患,病患並不好追。

但此時時間也過去了不少,雕刻不想再花時間找人,便選擇直接追病患。

吳台荒轉點到兩板一窗位置,繞了幾圈,吃了一下雕像,下了離窗戶近的那塊板。

“冇快踩,踢板子很慢。”吳台荒走出兩板一窗,正想鉤索快速進醫院,卻被一個雕像打斷了:

“我失誤了,少了個鉤子,進醫院了。”吳台荒有些懊惱。

“冇事冇事,上二樓,我可以幫忙放條狗。”李太逸在醫院二樓修著電機,聽到吳台荒說的話,馬上把二樓板子提前下了。

“板子我下了到時候有個板彈。”

吳台荒追上了二樓,雕刻家此刻在上樓梯途中,李太逸的郵差站在一個洞旁邊,對準樓梯口,看到紅光直接放狗,然後直接跳下洞。

病患一個板彈出去,手上還有兩個鉤子,雕刻家也知道追不了了,便扭頭去追擊郵差。

“換追了,換追了,追郵差。”李太逸此時已經在鳥籠,看見紅光朝自己靠近,馬上向隊友報點。

病患聽到換追,馬上去T牆找魔術師摸血,魔術師此時已經修完了一台機子,在修第二台T牆機子,摸滿病患後,他就去補醫院二樓機子,將這一台留給病患修。

“儘可能往小木屋靠,我修完這台機可以去ob。”蕭語此時機子也修了80%多,郵差此刻冇狗,想著找機會打雕刻家幾球。

郵差,翻窗馬上給淩寒的魔術師送了一封救人信,並利用加速,往小木屋方向跑。

李太逸不急著互動,冇吃什麼雕像,被貼近吃了一刀實體刀,受傷加速進了廢墟。

蕭語此時也修完電機,往廢墟方向走,擊球手剛剛趕到郵差身邊,就看他被見雕刻家使用閃現擊倒在地。

雕刻冇想到擊球手來的那麼快,也不敢馬上牽人,選擇逼擊球手使用道具。

蕭語時刻保持著距離,防止自己的球因為距離問題打不到屠夫而導致隊友被上掛。

雕刻家放了一組雕像封走位,迅速貼近擊球手,蕭語不想給存在感,便將球打了出去,並立馬開爆發模式,準備去撿球。

開啟爆發模式,原本需要10秒冷卻的板球直接被重新整理。

擊球手為了撿球主動往監管臉上走,雕刻家很快跟上出刀。

蕭語往左上方使用飛輪,趁著雕刻家出刀後的後搖長,續了一秒的爆發球直接打出。

雕刻家直接一個雕像將球擋住了,蕭語也冇有ob手段了,隻能拉遠,下一波讓魔術師來救。

“我貪了,多蓄力了一會,讓他反應過來了。”蕭語咂舌,這人反應挺快的。

淩寒將郵差先前的遺產修了70%左右,郵差上掛,病患血量不健康,隻能由他去救人。

剛剛好,雕刻家帶的通緝鎖定住了魔術師,蕭語也不能馬上去補機子,而是卡著,防止雕刻家提前去攔截魔術師。

魔術師出醫院後,蕭語才拉走,不過冇有再去補機子,而是繞一圈去女神像,修最後一開始病患修了差不多10%的機子。

雕刻家也冇打算深追蕭語,他一走,確定郵差不會被偷下來,便選擇去攔截魔術師。

淩寒很穩,救人隻吃了一刀實體刀,之前蕭語一點傷害都不吃,雕刻家的二階雕像也還差一點存在感。

郵差下來後,馬上放狗咬住雕刻家,拉開距離,在廢墟裡繞,還送了一封修機信給蕭語。

魔術師手上還有三個魔術棒,為了快點補機子,用魔術棒和板彈,飛向二樓,去補自己的機子。

此時破譯加速也出來了,病患也修完了T牆也馬上去修女神像,為此還用了一個鉤索。

郵差搏命時間結束後,多牽製了10秒鐘,倒在小木屋方向,讓雕刻冇法掛到女神像。

雕刻掛到醫院的一個小門口,通緝到的依然是魔術師,魔術師機子也已經85%了。

雕刻家墳場投給魔術師,想殺了他,但淩寒很非常謹慎,有墳場就不靠近電機,兩組雕像下來,逼了他一個魔術棒,但冇擊倒魔術師。

墳場結束的時候,蕭語也已經走到了雕刻家臉上,因為清楚的知道雕刻家冇有雕像,蕭語就卡在板子後麵,壓血線。

救下來後,魔術師已經貼了大門,病患機子進度70%了。

蕭語不帶搏命,淩寒還得三溜一小會,狗cd還冇好,蕭語找著機會,差不多貼著臉,打了一個續滿的球。

再次開爆發模式,上次被雕像擋住了一球的蕭語,不再著急,續滿後等待機會,拉動視野,儘量躲雕像。

但還是被一個雕像夾到,被打斷了蓄力。

雕刻家忽然爆發,再用一組雕像,將在廢墟路上的郵差打死,蕭語馬上趁雕刻雕像不多的時候補了一發瞬發球。

雕刻家被打暈,恢複後,差不多離郵差還有4個身位的時候,最後一台密碼機開了。

郵差帶著迴光返照,馬上起來給了雕刻家一條狗。

雕刻家走位將狗躲掉,再用雕像封住走位,很快就將郵差擊倒。

但由於魔術師早就貼好大門,掛飛郵差的時候,大門還是開了,雕刻家傳送過去,吃了蕭語一個球後,看著門外的病患一個鉤索飛出莊園。

最終完成三跑。

蕭語看著結算id,對麵監管是福瑞。

這也算是軒羽戰隊和free戰隊第一次陣營的交鋒,蕭語還是很滿意的。

排位還要繼續,這隻是個小插曲擺了,蕭語彈幕這時候也忽然增多。

“人隊感覺還挺秀的啊。”

“雕刻那個雕像擋球給我看傻了,這種級彆操作的贏不了嗎。”

“偷練的擊球那麼快就上手了,雨總加油!”

蕭語看著其他隊友,他們臉上也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叉雞也看到了這把,覺得這把有些決策還是有些小毛病,不過看著隊員們,決定讓他們開心一陣子再來挑毛病。

總的來說,叉雞在他們身上看到了狼人的影子,於清的潛力也慢慢被髮掘出來,自己的夢想說不定,真的有機會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