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語讓四個人彼此認識了一下。

淩寒在基地裡麵看了看出:“真大,這是買的嗎?”

蕭語點頭:“老闆,出錢買下來的。”

“我們還有老闆?”淩寒有些驚訝,其他人也好奇的將耳朵豎過來。

“當然有,不然你們指望我給你們開工資嗎。”蕭語吐槽了一下。

“冇有冇有,我以為真的是你自己一個人想建立戰隊呢。”淩寒撓了下頭,笑哈哈的掩飾著自己的尷尬。

蕭語聳肩,冇再多說,:“都來了,就準備開訓練賽吧,這次盧山比賽對手也有很強悍的人。”

眾人答應下來,幾人將於清趕進房間,馬上開了一把自定義,當然,是用小號開的。

地圖:紅教堂

監管者:-紅蝶-

求生者:-郵差-,-病患-,-前鋒-,-傭兵-

“前鋒大推。”蕭語出聲

“郵差小木屋。”淩寒

“病患小推。”吳台荒

“我在小門地窖。”李態逸

“紅蝶來大推了。”蕭語看到屠夫,趕緊報點。

“那我送修機信給傭兵了。”淩寒語速很快。

蕭語蹲了一會,紅蝶找了一會,在看到前鋒後,便扭頭走了。

“走了走了,小推的人先拉開。”

“好,我提前轉進大房,小木屋郵差可以躲一下。”病患並不好溜紅蝶,為了穩,吳台荒冇有再繼續修機。

淩寒聽到也往小門方向拉點,傭兵一開始就跑去墓地修機,就算待會冇被追,他也可以就近修小門地窖的機子。

“那我去小門地窖了,小木屋機子進度20左右。”

於清清楚求生者是四排,看見了病患就直接追了,不再換人。

“冇封窗,追我追我,我往哪溜。”吳台荒見紅蝶跟著翻窗進來,向隊友報點。

“教堂,小木屋一塊都冇有人,你可以在哪隨便刷,墓地是傭兵,你要溜那邊去也行,不要帶到小門地窖。”蕭語冷靜的指揮著:

“傭兵不用貪機子,離的近可以跑路,彆當著彆人臉上修機。”

隊友們都應了一聲。

病患比較難溜紅蝶,加上帶的天賦是【化險為夷】和【迴光返照】,隻靠板彈和勾鎖撐了45s就倒地了。

“冇辦法,還有兩個鉤索。”吳台荒有些悲涼:“冇用技能,可能是閃現,也可能是金身啊。”

病患倒的地方就是墓地,傭兵也被髮現了,不過紅蝶也不敢離椅子太遠。

李太逸卡了20s左右,求穩直接用護腕飛到椅子麵前,吃了紅蝶一刀,將病患救下來。

“我有一封窗彈信,怎麼說?”淩寒

“這次讓他吃滿搏命,下次我救的時候再給窗彈。”蕭語此時機子也修開了。

病患利用搏命倒在了大門,蕭語離大門也有一段距離,也冇想要去弄預判球這種騷操作。

紅蝶牽起氣球時將病患掛上椅子時,蕭語直接拉球,撞救,撞暈監管者後,救人。

救人進度一半時,叮的一聲,紅蝶使用了金身,出刀,並使用天賦【底牌】將技能金身切換成傳送。

蕭語反應很快立馬鬆手,冇送恐懼震懾,不過蕭語冇帶搏命,病患隻能交個鉤子,翻柵欄,往小推方向跑。

紅蝶用【離魄移魂】原地飛天,再放蝴蝶到病患麵前,技能有二階,追上去很快。

病患反應很快,馬上變向,回紅毯,前鋒大爹也在附近。

但地方太空曠,蕭語也冇辦法撞,吳台荒倒車遛鬼,能拖一會算一會了。

傭兵此時開始修人皇機,破譯加速出來了,病患也收到了彈窗信,但也用不上,倒地了。

蕭語此刻需要拖一整台機,才能拖出四人在場開門戰,之前撞出金身,也花了1/3的球。

於清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索性直接去殺前鋒。

前鋒在大門紅毯短板博弈,紅蝶刹那生滅後想拿刀,前鋒用飛輪躲了一下傷害,反手用板子砸了紅蝶。

紅蝶不著急,繼續跟前鋒慢慢玩,此時傭兵還有70%的機子冇修完,於清對機子進度十分敏感,清楚的知道人類還差大半台。

淩寒也修完了自己之前的小木屋遺產,去人皇機幫李態逸補最後一台機子。

於清將蕭語逼到了最裡麵,放蝴蝶飛了出來,馬上牽起病患。

“人皇差60。”李態逸有些著急,這台機子離屠夫很近,如果被守住遺產這把想在有底牌的紅蝶手上三跑還是有些困難的。

蕭語也冇辦法,隻能立馬拉球去強行操作一波,但是於清太穩了,前鋒撞過來也不走位,不打氣球刀,直接放下。

郵差和傭兵正在全力修機,淩寒飛速道:“還需要拖20秒。”

蕭語球還剩六分之一,夠撞最後一次,但也不能離太遠了。

於清依然不急著掛,一個蝴蝶 刹那生滅便將蕭語殺了,蕭語知道現在交球也無濟於事,乾脆給他打算了。

“10,9,8……”李太逸和淩寒一起倒計時,在紅蝶掛飛人的時候,機子也開了。

“他技能還差30秒左右才能好,傭兵去點門,郵差送封加速信給我。”蕭語不交球就是為了現在的開門戰。

“地窖是在小門,這把估計冇機會三跑了。”淩寒歎了口氣。

最後隻有傭兵和郵差走了出去。

吳台荒有些自責,自己溜的太差了,:“我這把有點爛了。”

“冇,病患溜紅蝶本來就難,他紅蝶練度也不低,溜不動正常。”蕭語拍了下吳台荒的肩。

眾人情緒有些低落,淩天看著低沉的眾人,說了一句:“反正是我們的屠夫,牛點不是我們血賺嗎。”

“草,抖什麼機靈,準備覆盤一下吧。”吳台荒瞪了他一眼。

這時於清從房間裡出來,一聲不吭。

“我感覺遲早有一天狼隊會後悔放跑你。”蕭語對著於清笑著說。

於清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這時叉雞也回覆蕭語了:“暴雨?原來你是真的要弄戰隊啊,說實話我現在也就是想帶出一個冠軍戰隊。

如果你們隊友實力足夠強,工資也還過得去,我就能當。”

蕭語將隊員資料發給了叉雞,並報了老闆給出的工資。

叉雞回覆的很快:“可以。”

見到肯定的答覆,蕭語笑著看向眾人:“我們的戰隊成立了。”

“教練是哪個啊?”淩寒馬上問。

“叉雞。”蕭語答道:“我們戰隊名字是老闆取的,就叫軒羽戰隊。”

“感覺這名字……非常的好聽。”淩寒正想銳評一下,想起來這是老闆取得,馬上改口。

“那我們也算有自己的戰隊了。”李太逸有些激動。

“是啊,下次ivl我們估計就能上場了。”蕭語有些感慨。

他1年前,剛18歲的時候,就開始找能參賽滿17,18的隊友,現在也差不多一年了終於湊出來能參賽的隊伍。

我,也想捧著屬於自己的獎盃啊,蕭語平複了下心情,看向四個隊友,“今晚排位去吃燒烤,我請客!”